穷小子卖血创业成东莞首富,身家百亿却不留儿子1分钱

【内容摘要】福布斯刚刚发布的2017华人富豪榜中,东莞有5位富豪上榜,其中何思模以17亿美元(约117亿人民币)的资产,赶超中国前女首富张茵,成为了东莞新首富。

中国有太多这样的企业和企业家,他们怀揣着一颗沸腾的心从最底层出发,踏过血一般的荆棘与山河,将机会与自己水乳交融转换成一段段人生传奇。

52岁的何思模出现在人们视野,是因为福布斯刚刚发布的2017华人富豪榜。东莞有5位富豪上榜,其中何思模以17亿美元(约117亿人民币)的资产,赶超中国前女首富张茵,成为了东莞新首富。

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不熟悉。他第一次引发关注是当年凭借14亿元身家一跃进入胡润富豪榜。就在当时,他的企业东莞易事特已经成为中国UPS电源行业最大的企业,为“神舟”系列飞船、青藏铁路、全运会等供应专业电源。

而后2010年,他又成为陈光标之后第二位宣布“裸捐”的富豪。

尽管如此,他和他的企业依然游离在主流视线之外。

中国有太多这样的企业和企业家,他们怀揣着一颗沸腾的心从最底层出发,踏过血一般的荆棘与山河,将机会与自己水乳交融转换成一段段人生传奇。他们不懂炒作惊世骇俗的概念,只会默默耕耘。

他们的为人之道、企业之道、治家之道,都值得我们尊敬。

跌倒100次爬起来继续干

何思模的前半生是个白手起家的传奇。

他1965年出生在安徽省宿松县一个贫困家庭,父母都是世代务农的农民。兄妹7人,因为食不果腹就夭折了两人。以至于幼时他只得经常上路拾牛粪、摘桑叶以赚取学费。读书以后,就靠奖学金来支撑。他最“富有”的时候,是他的父亲给了他5分钱买橡皮擦。

就是这位老父亲,当何思模离乡入伍即将上前线,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块“宝时花”牌手表以及一片领章托人寄给他后,误以为儿子已在前线牺牲,万分悲痛之下竟撒手离开了人世。那时何思模才17岁。当他回到家乡,父亲的坟头已然长满青草。

抱憾终身。但年少的磨砺以及军旅的经历让何思模变得越发坚毅。24岁的他放弃教师工作,决定创业。

创业干什么?何思模想起了1972年尼克松访华送给周总理的礼物,一台UPS电源。那时这是美国通讯行业发展的尖端成果代表。于是1989年,何思模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好友拿着从银行借来的3000元承包了一家只有12名工人、加工制造电源产品的国营企业,创立了易事特(易事特是英文EAST的音译,意取东方),准备大干一场。

1990年,何思模去云南出差,身上只带了500块钱。在从上海到昆明的火车上站了两天两夜。到昆明后没钱交会务费,只好拣垃圾筒卖塑料瓶。好不容易把会费交了,还要请人吃饭谈业务,不得已他只好卖了两次血。

回忆起这段艰苦岁月,何思模说,“创业可能会有若干次失败,你要有心理承受能力。我是在100次跌倒之后,感觉才走了100步,还要担心会不会跌下去。第一,你每天都担心会不会跌下去,你就不会跌下去。第二,跌下去也不可怕,我能撑起来,信心更重要。第三,爬起来,继续干,直到成功为止。”

正是这股百折不挠的拼劲,打动了当时云南省公安厅的一位官员,答应试用其产品,成为何思模的第一个客户。

做成这笔业务,何思模得到820元现金,这也成为公司继续运转的“救命钱”。因此他一直视这位老人为生命里的贵人,直到很多年老人退休后,何思模还经常去探望他。

可怕的是比你有钱的人还比你努力

但是创业哪有这么简单?跟现在比起来,很多人以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代企业家,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做别人不愿意做的苦事、笨事,就能收获人们想不到的财富。所以哀叹现在这个年代,已经没有什么隐藏的机会。

事实上,不管在哪个年代,要想成功,必须比大多数人勤奋,还要比大多数人肯琢磨。“其实我到现在为止”,何思模说,“我还是在创业阶段。”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何思模看到国外进口产品要比国内的贵了20倍,而国内产品根本没有竞争力,为此国家每年要支付大量外汇。何思模认为企业只有具备自主研发能力才能和国外公司抗衡,于是他想要走一条产学研的路。

但创业之初做研发,这对于一个小民企而言简直天方夜谭。1991年时,因为亏损,易事特曾一度发不出企业员工的工资。为了让工人们过个好年,过年前,何思模赶往东北找到了过去的战友借钱,赶在腊月廿八的晚上把工资发了。亏损的原因除了产品不能够满足市场要求外,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技术力量的缺乏。

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何思模想到借助“外脑”——与高校实行产学研合作,既能提高企业科研能力,又能给高校的智慧一个释放平台。

借脑给易事特带来的不仅是高新技术的产品,合作的过程也让易事特逐渐充实了自己的研发力量。到1993年,易事特才拥有了企业里第一名专职的技术人员,从此,公司开始了从制作工厂向研发型企业的转变。

将近十年的潜心研发,让易事特最终实现了产品技术及品质的飞跃。此后,何思模在东莞市塘厦镇投资设立了自己的生产基地,公司真正迎来大发展。

十年复十年。2014年初,易事特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挂牌上市,先后入围中国光伏逆变器企业四强、名列广东制造业百强榜单、被认定为东莞首批创新型企业、获得建筑智能化工程专业承包叁级资质及军工三极保密资格单位。

在何思模的规划中,未来公司将跻身全球电源解决方案供应商前三强。

“为了保证做成百年易事特,我的股份全部捐赠给公司的百年基金委员会!”

儿子不是富二代,用钱要打借条

“你们看山西首富吗?父亲去世了,儿子接班,五年后公司倒闭了。找明星,花了5个亿;离婚,又花了3个亿。”

何思模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何佳,二儿子何宇。他对孩子教育极严,甚至有些苛刻。“我的儿子不是富二代,我要让他变成创二代。他要靠自己的努力,去做业绩,赚工资,才能有他的地位。”

因此孩子18岁之后跟他用的每一分钱,包括学费,都要打借条,以后要自己挣钱还。他的二儿子何宇印证了这一点,他在公司有一张借款账单,所欠的学费等费用,现在他必须每月在工资中扣除部分“还债”,就像偿还银行贷款一样,还要算利息,毫不含糊。

“我们对孩子的教育,很多父母是双手捧着,一个家庭孩子是第一,是乖乖肉,最后你一定会很悲催。很多企业家跟我说,恨不得掐死他儿子。我不搞家族企业,就算家里人在公司,也是普通员工。”

何思模的大儿子何佳刚毕业的时候,“我把他扔到北京,3000块钱一个月的工资。何佳当时很生气,他说:你把我杀了算了,3000块钱到北京能干什么?我说:对,如果3000块钱你不能生活,证明你无能。两条路你可以选择,第一,背着背包到北京;第二,立即到扬州,你的出生地,把你的姓改掉。他说那姓什么?我说随便你姓什么,反正不要姓何。然后,他就到北京去了。”

老二何宇,从欧洲留学回国后,看什么都不满意。回来不到15天,何思模就说:儿子,你花了这么多钱,喝了这么多洋墨水,你还是到国外去吧。何宇说:行,我马上去欧洲,做欧洲市场。何思模却说:不,欧洲你熟悉了,你去干嘛,你去印度,你用1个月的时间,开发20个客户,每天用微信报告给我。

一个月回来以后,何宇写了个感受给何思模,中国真的不容易,比哪儿都好。

没想到何思模又把他扔到非洲。一个半月回来后,何宇吃饭都不掉一粒米。

这就是何思模的治家之道。“我儿子在泰国装光伏逆变器的时候,其他人休息,他一个人干到通宵,睡门板,把事干完了,做到了最好的效果”,何思模说,“很多人的儿子从国外回来,开个豪车,都是拿的父母的钱,而不是自己创造的财富,还以为很光荣。我觉得很羞耻。我家里的车,最好的品牌是奥迪。我儿子回来这么久了,也还没有车,他有时候就蹭我的车,有时候就跑步,正好锻炼身体。”

“你给儿子买豪车,真的是为孩子好吗?他不经过创业,怎么能懂得爱护员工呢?他没有拿过一个月3000块钱,如何知道用3000块钱怎么生活,怎么按揭房子,怎么谈对象?他必须要经历。”

在何思模的教育理念之下,他的两个儿子现在都很独立也很有出息,老大今年有5—6个亿的销售业绩,老二工作第二年也有接近1个亿的销售业绩。

因为何思模把所有股份都捐给了百年基金委员会,不给儿子继承,大儿子找女朋友,何思模让带回家看看,但他并不是看女孩的条件,而是“我要跟她交代一个事,你有没有告诉过她,你在公司没有股权?他说,丢人不丢人呐。我说,不丢人,我担心人家误解,一看易事特那么有钱,100多个亿,你是老板大儿子,肯定有一半,有50个亿吧?然后一结婚,人家一看啥都没有,就会说你是骗子。”

对于二儿子何宇,何思模则说:“我二儿子一米八的个子,现在还没找到对象。我问他为什么不谈对象呢?他说,我现在还没有钱,也没有时间谈。”

直到今天,何思模已经100多亿的身家,他自己都只开着一辆小几十万的普通奥迪车,住的房子也只是公司的两室一厅的公寓,从不坐头等舱,除外事活动,也不住五星级酒店。

亿万财富本身不会给人能力和成长,有时候反而会消磨人的激情和理想。

榜样是种力量。何思模无疑已经将最珍贵的财富传承下去。而他自己和易事特,还一直低调的在路上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穷小子卖血创业成东莞首富,身家百亿却不留儿子1分钱